置身「N號房」,妳們為何不求救

「N號房」事件會員數至少26萬人,受害者高達74人,其中16名未成年女性,年紀最小僅11 歲。

「N號房」的經營模式是先騙取受害者個資,再用「外洩個資」威脅受害者任由他們進行性剝削,透過網路被控制,進行不堪入目的表演。上百萬網民至青瓦台請願網連署要求公開涉案者個資,南韓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嚴辦的同時,很多人困惑「被害者為何這麼容易被控制?」事實上,已經有無數個社會實驗,其中一部更以《約未成年網友見面》為題材,有心人士可以輕易地取得網友的信任,利用威脅、利誘、哄騙來達到目的。

社會如何看到這些受害者?怎樣的社會讓被害者不敢求助?因為害怕曝光、害怕父母知道、害怕親友知道?這些害怕成為把柄,成為被控制的核心。某些中東國家將被性侵害而失去「貞操」的女性,視為損害「家庭榮譽」的污點,甚至其父兄成為「執法者」將其亂石砸死。這次韓國「N號房」事件,有些歸責被害人的聲音「影片是她們(被害者)自己上傳的」、「妳(被害者)自己就是淫亂女子」……。「身為女孩子要懂得保護自己」、「清涼的穿著、姿勢、照片就是在勾引犯罪」……。因此,當一個社會將「性」歸責為女性時,這個社會便成為性暴力的溫床。社會提供加害者合理暴力行為的理由,法院以嚴格的證據法則輕判性暴力事件,「性暴力」豈是一個人的暴力行為,而是整個社會都是共犯結構的一部分。回到台灣是否提供被害人足夠支持與友善的環境,讓「性侵害」、「性暴力」、「性剝削」的被害者在受害的第一時間便能求救;換句話說,當被害者需要「勇敢」與「勇氣」才能脫離被害的處境時,性暴力的事件就不會停止。

然而,性剝削、性侵害、性暴力事件只會出現在女性身上嗎?特別要提醒的是,性暴力絕不是男性對女性的迫害,我們必須認識性暴力事件很多來自於權力與控制議題,是強勢對弱勢的迫害,不是男性對女性的迫害,如同這次韓國的調查中,同時也發現「男子版N號房」,年紀最小的受害者仍是國小生。同樣,「性剝削」事件僅發生在韓國嗎?當然不!因此,在關心「 N號房」事件的同時,呼籲你、我都成為「吹哨者」,才能讓「性暴力」被終止。另外,在新聞報導與追蹤「N號房」事件過程中,或許喚醒很多被害者曾經的傷痛經驗,我要告訴你╱妳,你╱妳不孤單,請你╱妳主動聯絡相關單位與工作人員來陪伴自己!

文:李麗慧/兒少權心會全芯創傷復原中心主任